非奥小球 自得其乐(图)

“对,就是这样,要有自信啊!”赛场上的祁万康又打出了一个全中,身后中国队的助威团中,韩国人姜道仁的翻译对祁万康鼓励着。由于观众们的加油呐喊声和球撞击瓶子的声音此起彼伏,姜道仁也不由自主地将双手竖在嘴边,提高了说话的分贝。

今天一大早,本届亚运会保龄球项目展开首个比赛日的争夺。在比赛现场安阳虎溪体育馆,工作人员、参赛运动员和教练以及许多拖家带口的观众将本就不大的场馆挤得满满当当,气氛很是热烈。

不仅保龄球如此,通过对前几日已陆续展开的板球、壁球、藤球比赛的现场实地采访,记者发现,这四个非奥小球项目的受欢迎程度,绝不亚于其他项目。

正如本届亚运会的口号“多元化照耀于此”,保龄球、板球、壁球、藤球这些被贴上明显地域标签的运动项目,在仁川也得到了展现特色的机会。

在这4个非奥小球项目中,板球的影响力最大。据了解,这项起源于英国的运动在当地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等英联邦国家十分盛行。据不完全统计,板球在全世界拥有20亿~30亿球迷,仅次于足球。

据国家体育总局小球中心运动四部部长宋迎春透露,板球世界杯的电视转播权价格甚至与奥运会不相上下,在把板球视作国球的印度,国家队队长在两个月的短赛季期间的收入就能达到五六百万美元,“吸金”能力令人惊叹。

在本届亚运会期间,宋迎春还担任中国代表团壁球项目的领队。据他介绍, 壁球项目同样在英联邦国家以及世界范围内有众多爱好者,在亚洲,马来西亚、香港和印度整体实力较强,属于第一梯队。

藤球作为泰国的国球,在东南亚各国都有广泛的影响。现代藤球的产生仅有40多年的历史,从1990年北京亚运会被设为正式比赛项目至上届广州亚运会,在藤球项目产生的27枚金牌中有18枚都属于泰国。“遇到泰国,基本没有取胜希望。”宋迎春说。

保龄球以韩国队实力最为突出,据小球中心副主任王立伟介绍,在韩国,保龄球拥有自己的职业联盟,在参加本届亚运会保龄球项目的一些队伍中,都能看到韩国教练员的身影。

本届亚运会的保龄球、板球、壁球、藤球4个项目,虽然中国队全部参赛,但由于这些项目在国内开展状况不佳,派出的选手大部分都是业余性质,与亚洲其他国家的职业选手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

据王立伟介绍,这些项目的选拔机制主要来自于每年的全国锦标赛和全国冠军赛,而选手大部分都来自全国各大体育高校。以壁球为例,参赛的8名队员全部来自上海体育学院和其附属中学,他们在学习文化课之余,每天都要进行训练。

谈起曾经在全国上下火过一段时间的保龄球,王立伟发出了“今非昔比”的感慨。据他介绍,保龄球项目开展最好的时候,单是上海、北京两地就有两千多条球道。可惜现在随着保龄球热的逐渐降温、城区房地产项目不断开发、球馆租金提高,一般的保龄球馆已经难以生存。

不仅保龄球面临着“无用武之地”的尴尬,板球、藤球也只能利用开展该项目的学校场地进行训练和比赛,而对空间要求不高、造价便宜的壁球场地,现如今基本仅存在于大城市的星级酒店中。

除此之外,扣上“非奥项目”帽子的保龄球、板球、壁球、藤球,同样也要面对“无人可用”的窘境。据了解,由于各省市在这些项目上并不设队,各体育高校中的运动训练专业也不包含这四个项目,想要挑选这些项目专业人才或是向高校输送这些项目的高水平运动员,只能从其他项目上做文章:比如由于壁球与羽毛球运动相似,所以最初参与这个项目的教练和队员都是从羽毛球专项转来……

不可否认,国家奥运争光计划的推出,让作为“非奥项目”的保龄球、板球、壁球、藤球,在政策、经费、人才等方面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不过,这在王立伟看来,并非是个“死胡同”。

“一切运动项目不在学校体育中发展、不走进全民健身,是没有生命力的。”王立伟认为,一个人掌握并且终身喜爱一项体育运动,都是在学生时期培养的,而通过这种方式产生的参与群体最为稳固。以保龄球为例,在韩国老中少三代人中都有大量参与群体,通过国家队、职业联盟、民间团体等方式逐级开展,所以竞技水平非常高。

本届亚运会,中国保龄球队由韩国的金牌教练姜道仁担任顾问、藤球队聘请了泰国的三人教练组、板球和壁球也分别通过巴基斯坦大使馆和单项协会,聘请了该国的功勋教练执教。以上这些正是中国在竞技层面开展这些项目的模式—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争取项目传统优势国家的支持,积极与项目国际组织开展合作,“请进来”、“走出去”,取长补短。

“自得其乐没什么不好的。”王立伟认为,相比于残酷的高水平竞技,大部分人参与运动还是以娱乐健身、提高生活品质为目的,而这恰好是体育的最重要功能。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